20200202

受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的影响,我已经十天左右没出门了。多亏年前我找人给我在家装了一个宽带,才能度过这么些宅在家的时光。

细想起来我已经多少个年头没在家里待过这么长时间了。记忆中,每次年29或30才回家,年初二就跑去姥姥家了。在家待不住的原因有二;一,家里网络不通,直到今天也鲜有4G信号;二,从小就在姥姥家生活,亲近姥姥多一点。

很小的时候我觉得世界上就只有姥姥和妈妈才是最爱我的。我的童年时光全是在姥姥家度过的,姥姥虽然不识字但在教育孩子方面一点也不差,从小学到初二一直都是姥姥照顾我的生活起居,教我老师们不教的做人做事的道理。妈妈呢,在我家和姥姥家两边来回的跑,好像也说不出来什么细节,但偏偏就在心里占据了很大一块地方。

以前所有人都让我长大后要好好孝敬姥姥,姥姥从小把我带到大,以后赚钱了一定要买糖孝敬她,还有酒;姥姥到没这么说,她一直让我听妈妈的话,别让妈妈生气;其实这些我心里都明白,也曾暗下决心一定要这么做。

从初三开始离开姥姥家,到现在已经有6年了,也慢慢习惯了没有姥姥啰嗦我的生活。现在上了大学,见到姥姥的时间更少了,但是我一直坚持每周打个电话给姥姥,听听那个熟悉的声音,和她随便聊聊近况,听着电话那头的“好好学习,少玩点手机”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。

妈妈在高中的时候陪了我三年,每次放学进小区的时候抬头一看,就会发现妈妈朝着我笑。我会经常和妈妈吵架,“西红柿炒蛋那么多水那么难吃”,“今天炒的什么破菜,一个我喜欢的都没有”,很多很多小事情都能让我冲着妈妈吼起来,也许的确是高中压力挺大的,就冲着妈妈发泄了。我这段时间才知道妈妈一直待在那个房子里有多无聊,她就经常打开心消消乐和织毛线鞋来消磨时光。我高中结束,她开心消消乐玩了八百多关,我记得有一次看见开心消消乐年终总结的时候,她有一关闯了三十多次才过去;还有就是她给很多亲戚织了很多毛线拖鞋和棉鞋,很多大概就是我也数不清,反正不闲着不可能做到的。记得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,我妈妈真的放松了,她跟我说,我以为你都不一定考上一本的,你天天玩手机打游戏。她还说,如果我考不上肯定会被人笑的,笑她三年白费了。过了高中,我大概真的很少惹我妈妈生气了,应该是联系少了,就吵不起来了。

本文链接: https://blog.wubuster.com/archives/51.html
1 + 8 =
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