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

2019年8月19日,我花了半天时间去看了在养老院的爷爷。整个探望过程也就十几分钟,可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让我想记录些什么。

从小就在姥姥家生活的我与爷爷的接触并不多,但每次相处都别有一番乐趣。

爷爷做的弓箭

小时候同现在不同,现在几乎所有乐趣都源于网络,那时候源于自然。爷爷和说我,弓箭可以用竹子做,但是不是所有的竹子都可以做弓箭,只有“水竹子”才可以。虽然现在我学的是木材科学与工程,可我依旧不知道为什么只有“水竹子”才可以做弓箭。我同爷爷一起去了小河边,在那精心挑选了“水竹子”,竹子很细很有韧性。爷爷拿过竹子,把枝条全砍了,选了中间一小段竹竿让我拿着,他自己又把砍下的枝条全带回家了。制作过程倒是简单,把竹子弯成弓形,用绳子绑住就成了弓,爷爷带回来的枝条就成了我的箭。我拿着弓箭追着母鸡射,追着中华田园犬射,朝天射,朝远方射……

今天的爷爷的笑容我似曾相识

下午我问爷爷是否还记得我的时候,爷爷是笑着回答我的,“那我怎么不记得你呢?”。

不知道怎么写下去
19/8/26

本文链接: https://blog.wubuster.com/archives/33.html
1 + 2 =
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