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王者荣耀

不是一个人的王者,而是全队的荣耀

一个在四年前横空出世的moba游戏,一个贯穿我整个高中可能陪伴我整个大学的游戏,一个有笑声有泪水的游戏……

一六年九月高二刚开学,也是我沉迷王者的那段时间,中午午休时间晚上睡觉时间都被我拿来打游戏。我高三复习的时候拿到之前的化学书还看见当时上课睡觉记得笔记,多后悔啊,那么个大好时光拿来游戏。

在我几乎是接触王者没多长时间的时候,一直是他陪我玩或者我自己玩,他the asshole of ugly man,以前QQ刚出戳一戳的时候改的备注。通过备注就知道当时是什么个关系,一起打王者,一起周末去泡网吧,我带他王者上分,他带我lol连跪。形影不离么,至少在学校是这样,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,关系变质了。现在有时也会在QQ上说上那么两句。

大概在16年11月份左右,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王者可以让人麻木,可以缓解心痛。那个时候除了上课时间我全部用来打游戏了,就我自己。有的不是王者技术上的提升,而是成绩上的下降。倒数第一。不太想回忆那段事情,只知道后来不那么任性了,游戏还是继续打,但在学习任务完成的前提下,成绩也有了好转。

“小乔和鲁班”,是一个下午,17年6月7号,二中作为高考考场所以放假。一如既往地躺在床上,三年来没变的姿势,一场匹配,两双疾跑鞋,峡谷里欢乐的不只是victory,还有鲁班跟着小乔后面跑来跑去。两个小矮子,一个纯白花嫁一个电玩小子,也不乏伤害,所到之处不是快乐就是快乐,打得过就打死,打不过就跑。

“蔡文姬和狄仁杰”,日常排位,记不清时间,当时我问我哥,为什么我的狄仁杰一直被针对,他把我骂了一顿,说我玩个射手站那么靠前不肯定死么。

这是第一次狄仁杰玩这么好,因为战绩下面有一个默默付出的蔡文姬,很喜欢蔡文姬。以至于后来大学的时候带妹用鲁班让她玩蔡文姬,逆风,她的蔡文姬姓菜,很多人越塔想杀我们,他开大跑出去追一个残血不管我,残血没杀死,我们两都没了。我给她骂了一顿,直接挂了电话,去他妈的妹子。后来也就没了联系,前段时间偶然看见她王者段位,已经从当时的黄金到现在的王者了。

“buster”,小鬼,高中时和同学们建的一个战队,然后还统一改了stxxx这个样子的名字。高中一定是最贪玩的时候,当时暑假和几个好友去参加vivo杯王者争霸赛。傍晚,我妈在自助餐厅等我吃饭呢,我还在大钟楼手机店门口被解说着打游戏。当时对面好多个王者呢,我还是星耀都没上的永恒钻石,但是我们可能打得多配合比较好,一群人真就打了小组赛第一,但由于太晚不能打决赛了,第二天又补课,就放弃了总决赛。但上了大学后再看见那段录像,那个瘦瘦的黑黑的我坐在桌子前准备着的那股劲儿,感慨万千。

再后来我毕业了,换了iOS,那些朋友也就没有了。上了大学,蔡文姬换了又换,王者上了又上。没有那种激情了,没有那种快乐了,我想放弃王者了。

本文链接: https://blog.wubuster.com/archives/141.html
1 + 1 =
5 评论
    RoyceChrome 85Windows 10
    6月10日 回复

    感觉我现在单纯是用来娱乐放松,没有特别想玩的欲望,但偶尔会打两局开心下。玩多了,心态也越来越好了

      IamWu555Chrome 83Windows 10
      6月10日 回复

      @Royce 玩多了不应该心态越来越不好了么

        RoyceChrome 85Windows 10
        6月10日 回复

        @IamWu555 我就觉得“氦,反正就是个游戏,随便吧,开心就行”

          IamWu555Chrome 83Windows 10
          6月10日 回复

          @Royce hahaha,气多了就看开了

            RoyceChrome 85Windows 10
            6月10日 回复

            @IamWu555 hhhhhhh